英超联赛买球

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管灼见 -> 正文

经管灼见

【我们都是战“疫”人】经管灼见 | 第11期 马涛:调整宏观增长战略保证既定目标

来源:行政办公室 作者:马涛 发布时间:2020-04-29 13:44:00 点击数:

全局性宏观政策有效性在衰减,全球规模经济衰退脚步渐进,疫情的全球扩散与中长期化大大加速了这个过程。  

美国和欧洲始于2008年宽松货币政策,直接造就负利率资产规模开始出现并变大。美国无上限货币量化宽松,提前支取了包括财政政策在内的刺激政策的增长效果,至少三到五年甚至更长时间。即便如此,正面临重重考验的欧洲增长复苏之路,可能也会率先进入大规模衰退的恶性循环中。在中美贸易摩擦协调中开始呈现产业链迁移、重组甚至断裂的全球生产网络,迎面撞上了疫情层层扩散的刚性冲击。全球投资规模、消费总量和生产供给的骤然萎缩叠加出现,供应短缺与通货膨胀可能会相互加强,滞胀阴影会对全球经济带来超预期规模的负面影响。尤其微观经济,可能会面临大规模的企业破产、中低收入家庭陷入贫困,并且承受通货膨胀的持续伤害。  

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开始为全球所重新重视。能否充分认识当前短期宏观政策的长期影响,是决定我们能否顺利度过这次可能是前所未见的全球经济衰退的关键。目前看,不仅仅“六稳”,后续的一系列宏观举措,都将会成为各国应对系统性风险的关注焦点。  

稳定美元、欧元、人民币及日元等主要大国的主权货币,可能是短期内降低全球金融剧烈波动“自我实现”预期的首选。习近平总书记在G20集团会议上呼吁各国货币保持稳定。中共中央政治局3月27日召开会议,指出要抓紧研究提出积极应对的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将“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2020年中国宏观经济怎么办?保企业、投教育、保创新和保金融是政策统筹的四个关键着力点。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年均增长接近9.4%,发达经济体则保持3%以下的相对低速。如果2035年前继续维持5%—7%的中高速实际隐含相对稳定的两个条件:一个是需求端,全球发达经济体、中低收入经济体的投资与消费需求增长,叠加我国的超大市场规模的工业化和城镇化需求。另一个是政策端,长期债务水平、总体扩张性财政以及适度刺激的货币政策。  

全球经济对防控疫情与避免大规模衰退的努力,国内对防御对冲系统性风险的优先考虑,都在国内外市场需求增长放慢、市场容量由扩张转收缩以后,大大压缩了这两个条件。将“中高速”增长提前调整,既能保障我国足够的政策回旋空间,也能支撑后续政策刺激的有效性,更有助于引导宏观资源配置到企业存续、配置到效率提高、配置到实体经济上来。  

短期看,当前主动实施维持低增长管理,外加保而非促金融,能有效避免过量低效投资、控制中长期债务增加以及抑制金融市场问题等,更从容地削减系统性风险对国内“收官之年”既定目标的不利影响。长期看,投教育就是高质量的长期保证。投资教育体系,提升国民整体素质,让更多人学习新技术拥抱新技术,形成高水平人力资本。重点加强制造业基础技术能力投资、新技术生产力投资,通过创新来提高企业劳动生产率,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提升资本/产出率,带动宏观经济整体的资源配置效率、生产效率和技术效率提升。统筹看,保企业才能保就业,有就业才能保收入,有收入才能有需求,最终也是保增长。缓解企业生存压力,组织订单实现维持企业盈利,是当前激发企业活力和市场潜力的着力点。  

 

 

作者:  

哈工大英超联赛买球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马涛  

   

   

   

   

   

   

   

   

Baidu
sogou